湖口一战中,胡林翼感到痛心的是什么?

  湖口一战,便是新水营的初试啼声。此后,在湘军水师被分割且遭击溃的情况下,水营在长江之上重新取得优势。从九江到武昌,几乎处处都有太平军的战船。胡林翼的号令出不了三十里,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水上交通断绝的缘故石达开重建水营,曾国藩和胡林翼也要再铸水师,双方在造船和训练方面展开了全面竞赛,但是新水营的一招一式其实都是根据湘军模仿而来,有时架子看着是够了,内功却还是不足,所以很快就被湘军水师反超上来。在前期的江上作战中,太平军水营已多次遭到败绩。为保存实力,韦俊便采取了一种游击战打法,即先将船只收缩到岸边,依托于城上的炮火掩护,使得湘军战船难以靠近,然后再乘隙突出,跟对方绕上个两三圈。

image.png

  这种捉迷藏的游戏,太平军玩得起,胡林翼玩不起,他把杨岳斌找来,定下了火攻之策。杨岳斌军人出身,有心眼偏狭的一面,特别在不肯援救彭玉麟这件事上,曾广受诟病,但胡林翼并没有因此对杨岳斌产生看法,而是继续大加重用,并保举他署理湖北提督。杨岳斌的短处是争胜,长处也是争胜,好钢用在刀刃上,胡林翼就激励他到战场上去获胜。被胡林翼重用的杨岳斌果然积极性高涨。他采办了五十艘大船用于火攻,船上装满硝黄和芦苇,堆起来高达两丈。正接下来还有两个要素一是需要江水大涨。太平军为防止湘军战船靠近,在江上打有木桩,如果水面不涨,火船便无法越过二是需要顺风。跟作战时最好逆风另不同,火攻要的是顺风,这样可以缩短时间,因为反正是同归于尽,又不打算原路者返回

  1856年5月31日,两个要素都等到了,杨岳斌率敢死队架火船向太平军水营大寨扑去。临行前,他特地告诚众人:“必须靠近大寨才能点火?!毖钤辣笳饷醋?,是要把火攻的效能发挥到极致,以免太平军提前防范,远远进让,但也无形中增加了危险一每只大船只附一只舢板,在火药点起的瞬间,船员必须全部跳上舳板自救。敢死队在砍断太平军施放的木牌、铁链后,火船也离大寨越来越近,杨岳斌下令点火。此时还是深夜,太平军发现时,火船已经迫近。匆促之下,他们急忙开炮,不料火船上已没有人,而且被炮击后船上的火还烧得更旺了。

image.png

  当天太平军水营遭受了再建以来从未有过的沉重打击,两百多艘能战之船被焚,其中包括很多长龙快蟹。从这以后,太平军水营便一蹶不振,再难有所作为。杨岳斌仍不肯善罢甘休,又沿着长江一路捣过去十天之内,转战千里,九江以上江面被其扫荡一空,从而彻底切断了太平军增援武汉的水上通道。要说胡林翼已经做得挺不错了,可是咸丰并不满意。这种情绪就跟当初僧格林沁包围连镇时一样,你有耐心他没耐心。胡林翼报告说打了胜仗,咸丰都不愿意看:“也不知道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朕所知道的,是你至今对攻克武昌都毫无把握!

  他怀疑胡林翼是在“空言搪塞”,实质是“无计可施,因此要胡林翼限期攻下武昌,否则就要予以治罪。胡林翼被皇帝给弄急了。自他回援武昌起,为了早点将这座城池攻下,湘军已伤亡了三千余人,光军官就阵亡了百余人,“兵易募而将难求”,如果继续血拼下去,就算拿下武昌,湘军也完蛋了。最让胡林翼感到痛心的是罗泽南的阵亡。在他看来,那是一位集学识、勇敢与廉正于一身的杰出将才,是今后常胜不败的保证,就这样白白战死,简直太冤枉了。胡林翼从史书中请出了两个大腕来给自己做说客。这两个大腕,一个是韩信,另一个是韩信的谋士李左车。李左车似乎名气不大,但他的语录几乎人人皆知:“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;愚者千虑,必有一得?!?/p>

image.png

  韩信是智者,不过他也曾经产生过要不计损失、一心攻城的“失”,李左车自谦为愚者,他给韩信贡献的“得”,就是千万不能这么做,因为这样只会越打越没信心。胡林翼以秦末汉初的这段例子为引喻,直言:野战容易,攻城困难,两千年前就是如此,到现在还是这样,所以皇帝你应该跟韩信学习学习,欣然纳谏才是。咸丰无语了。胡林翼不是僧格林沁,这是一个满腹经纶、能言善辩的人,再扯下去,不知道还要搬出多少个韩信和李左车来教训你。算了,那你就继续磨吧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